在两千多年前的春秋战国时期,两个楚国人之间发生了一段传奇故事。这两个人便是俞伯牙和种子期。

在当时,俞伯牙以其代表作《高山流水》著称,他很擅长弹琴,受人爱戴,被人尊称为“琴仙”;而钟子期只不过是一个戴斗笠、披蓑衣、背冲担(一种荷担的农具。两头尖,用铁皮包住,中间圆。一般用松柏等硬质而又有韧性的、且较直的木料做成。常常用于担柴禾、稻捆、麦捆等。)、拿板斧的樵夫,他很擅长倾听。

伯牙探亲回国时,在汉江边弹琴,也许是琴声太迷人了,把鸟儿纷纷招来,在树枝上叽叽喳喳唱着歌;正是这悠扬的琴声把正在山上砍材的钟子期也带到了这儿,他被这美妙的琴声深深地陶醉了,感叹说:“巍巍乎若高山,荡荡乎若流水。”因兴趣相投,两人就成了至交。只要是俞伯牙心里所想的,钟子期一定知道。每当俞伯牙弹琴弹到《高山》时,钟子期就说:“太好了,就像泰山一样高大,就像泰山一样巍峨!”弹到《流水》时就说“真棒啊!就好像江河一样浩荡!”。

几年之后,钟子期西去了,俞伯牙认为在世上已没有比钟子期更了解他的知音了,便悲痛欲绝。最后,在钟子期的坟前抚琴以对朋友的哀思。之后,便将自己平日里爱护有加的琴摔在了地上,从此,终生不再弹琴。

后来,人们把“伯牙绝琴”用来比喻“茫茫天下,知音难求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