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干杯!”饭桌上常见爸爸和各位亲朋好友举着酒杯碰杯。他们豪爽的样子真让人羡慕。尤其是二叔叔,还翘起二郎腿,闭着眼,抿着酒杯,一副安然自乐的样子,嘴边还露着微笑。我看了,心里像有万条虫子在爬,痒痒的,妒忌的想:“哼!爸爸有好东西竟然不给我!哪天我非得尝尝不可!”

今天我终于有了机会。爸爸照例倒了一杯白酒放在饭桌上,自己却走进卧室读起了报纸,妈妈在厨房里忙着没空管我。我望着杯中透明的白酒,心里的小虫子不停地动着。我想:“这白酒应该和“雪碧”一样好喝吧!”我看爸爸还在一心一意看着报纸,就小心翼翼的拿了一把勺子,蹑手蹑脚地走到酒杯前,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舀了一点酒,又闪电般的灌进嘴里。

我正在“得意”地享受的时候,一阵辣味袭上心头,想有一阵大火。可是那白酒已经顺着食道下去了,流经之处立即燃起了熊熊大火。我的五官都在痛苦的呻吟着,嘴巴好像在不断的肿大,我赶紧张开嘴巴呼气。因为这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,我也不好意思出声,坐也不是,站也不是。我刚想跑到卫生间漱漱口,正巧爸爸放下报纸,向餐厅走来。我急忙闪在一边,嘴里嘟噜着:“这酒害死我了!!这酒害死我了!!”

爸爸一看我这样子,立刻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,哈哈大笑起来。爸爸的笑声引来了妈妈,妈妈也开始笑了。看到爸爸妈妈竟这样取笑我,我气得够呛,真想钻进被窝大哭一场,可是眼泪早被那团“火”烧干了。

不过,笑归笑,爸爸妈妈还是关心我的。他们拿来凉毛巾给我擦脸,还给我端来茶水漱口,妈妈又给我塞了几个米饭团,我总算逃脱了困境

现在,我看见白酒再也不眼生了,以为白酒的滋味实在不敢恭维啊!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