礼物

那是我第一次收到的礼物,正应了“先入为主”这句话,唯有这件礼物能在我的身边存活下来。其他的东西,不是断了这,就是少了那,都以废物的形式存在着。

仔细想想,好像是我五岁那年吧,妈妈从外面回来,手里提了一双轮滑鞋。一切发生的就是那么突然,没有任何征兆。在问清楚是给我买的之后,我高兴地就差把鞋子抱起来跳舞了,要不是鞋子够沉,我就跳了。

拿到鞋子之后,我整整高兴了三天,那真叫一个茶不思,饭不想,食不下咽,寝不安席。吃饭也想着,就连睡觉也做美梦,梦到轮滑鞋。

就这样兴奋了三天,兴奋劲可算是消退了一些。第四天刚好是周六,我那可怜的作业已经被我完全抛到了脑后,我软磨硬泡的把老爸老妈都给说服了,带我到广场上学轮滑去了。

可惜的是一天没学会,第二天闹着还要继续学。就因为学轮滑,还特地跑到药铺买了一盒红花油,要知道结实地摔倒在水泥地上,哪滋味可是不好受的。

终于,在星期天晚上的某个时间,有一个小男孩正坐在书桌前,一边揉着屁股一边写着作业。知道吗,那个倒霉的小男孩就是我!